故人未辞

请做我无双披靡,盖世英雄。

【蔺苏】有一天合鸟主突然和苏哥哥交换了身体……

蔺苏粮太少,写几个段子自娱自乐,其实就是逗合鸟主玩,没啥逻辑,也许有后续_(:з)∠)_

别名:

#琅琊阁日常:你大爷的#

#永远说不过苏哥哥的合鸟主#

#我才不是说不过我只是宠媳妇儿#

↑↑↑↑↑↑↑↑↑↑

#蔺苏实力虐狗,我要吃点狗粮冷静一下#

有一天蔺晨和苏哥哥突然交换了身体。

苏哥哥表示,大仇得报

蔺少阁主表示,生无可恋

飞流表示,苏哥哥,胖

蔺晨:“……”

梅长苏:“……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01

蔺晨一恢复意识,就感到了铺天盖地的冷。

虽说这几日春寒料峭,可他蔺晨一身内力护体,雪天去湖里捉鱼也不觉得寒冷。

然后他睁开眼,四目相对眼前是他那张胖(划掉)帅脸。

蔺晨:“……”

梅长苏:“……”

#合鸟主表示,这么近的距离多适合接吻……你特么对自己脸亲下去试试#

——————————————

02

蔺晨作为琅琊阁的少阁主,在世人想象中约莫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形象,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就是个风流不羁的浪荡公子,就差没在脸上写上不靠谱三个字了,而眼前这个顶着蔺晨脸的人,却是真的霁月清风缥缈如仙,好像下一秒就会羽化登仙……虽然在蔺晨眼中,这人脸上就是一个大写的装腔作势。

“我说,长苏啊……”

“嘘——先别说话”蔺晨话音未落,就被梅长苏堵住话头:“别问,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知道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要你做。”

见梅长苏说的严肃,又联系现在诡异的情景,饶是不正经如蔺晨也严肃起来:

“什么事?”

梅长苏执起一旁的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饮尽,然后转身端起碗递到蔺晨面前,才颇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笑,道:“吃药。”

蔺晨被吓醒了。

——————————————————

03

 蔺晨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是照镜子,等确定了自己依旧是那张精神气十足的帅脸,才连忙赶去找梅·病殃殃·还是很帅·长苏。

他刚踏进梅长苏的院子,迎面就是飞过来的一盆水,蔺晨侧身躲过,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飞流嘟着嘴道:“你,不好玩。”

“嘿你个小没良心的!”蔺晨手中的折扇啪的一合,作势要抓他:“飞流,我们现在可没在玩泼水的游戏,你要是不给蔺晨哥哥跳个孔雀舞,我就把你绑起来丢湖里!”

飞流一扔水盆唰的上了房顶,回头有些慌张的看着蔺晨,边往外跑跑边叫着:“苏哥哥,救我!”

他装模作样的追了两步,看着飞流的背影悠悠的后退几步嘴上却不依不饶的喊着:“飞流,别跑,今天你苏哥哥也救不了你。”

蔺晨唰的打开折扇,轻摇两下,好心情的哼笑几声转身去找梅长苏。

春寒料峭,梅长苏披着雪色大氅,倚在榻上,边上是烤的正热的碳炉,手里正剥着橘子,葱白的手指捻着橘瓣送入口中,看得蔺少阁主心里像被猫抓似的痒。忍不住凑上去轻啄了一下那人的嘴角,梅长苏也不反抗,只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道:“蔺晨啊,该减肥了。”

蔺晨:“……你大爷的!我不胖!不胖!”

“你不胖?”梅长苏嗤笑一声:“我昨晚梦见我变成了你,上天说我今生功德圆满可以羽化登仙了,但我却没走成,你猜怎么着。”

蔺晨自得的摇了摇扇子:“你也梦到了?嘿自然是因为少爷我帅裂苍穹,天不敢收。”

梅长苏一脸的似笑非笑,道:“错了,太重,飞不起来。”

蔺晨:“……你大爷”

#压着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嫌重#

——————————————————

04

蔺晨觉得自个儿是给梅长苏气睡了。

……因为他又变成了梅长苏,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人就从梅长苏变成了梅·蔺晨皮·很帅·比我差点·长苏,蔺少阁主吓得差点打翻手里的药。

哦,我特么手里还捧着药。

蔺·懵逼·晨看着手里光闻着就让人想吐的药,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长苏,苦,我能不喝吗。”

 梅长苏微笑:“白水。”

蔺晨:“……你大爷”

#场景转换太突然,还好没在某个特殊的时候……会吓软#

评论(21)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