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e

【蔺苏】此时此夜难为情

不要污!要优雅(。・ω・。)ノ♡

    蔺晨生辰那日正是小雪,琅琊山初雪未落,飞流还衣衫轻薄的满山跑时,梅长苏早已披上一领厚重的斗篷。

    若说这蔺少阁主生辰琅琊阁有何变化的话,约莫不过是厨房多了一碗吉婶儿的粉子蛋。

    蔺晨起始还有些不以为然,想着大概是梅长苏准备了些惊喜。可一直等到了晚饭像往常一样平淡无波的结束,所谓的“惊喜”还未出现,不过是每人送了一句蔺少阁主生辰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明明白白的告诉蔺晨他们不曾过忘他的生辰,却是一份礼也未曾得来。

    蔺晨有些坐不住了,分明是寒天他却将折扇摇的虎虎生风,一进梅长苏的房门就被呛了一句:“蔺少阁主心中似是有火?”

    蔺晨折扇往手心一敲啪的收了起来,笑得暧昧:“蔺某心中之火,唯长苏可解。”

    梅长苏的脸在炭火旁烤的有些微红,玉冠未戴,只一根月白色发带束着,他将手中折子往案上一丢,一挑眉头似笑非笑:“哦?不知蔺少阁主要苏某如何灭火呢。”

    蔺晨的眼神暗了暗,大步走到梅长苏面前,隔着桌案略一弯腰用手中扇骨一挑他的下巴:“美人儿这是在诱惑我吗。”

    梅长苏淡然的将扇骨拨开,微微起身凑到蔺晨脸旁轻啄一下,对着他的耳窝吹了口气,笑了:“蔺少阁主不是在气苏某未曾赠你寿礼吗,苏某将自己送你,如何?”

    耳边温热带着梅香的气息让蔺晨的下身紧了紧,他直起身,随手将折扇插在腰间,转身在桌案上坐下,登徒子似的凑到梅长苏脸旁,陶醉的闻了闻发香:“那长苏想怎么把自己送给我呢。”

    梅长苏抬手在自己发间捣弄几下,抽出自己的发带,动作轻柔的将发带覆在蔺晨眼前,在后脑处打了个结,蔺晨愣了一愣却也未曾拒绝,嘴角笑意更深:“长苏还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吗。”

    梅长苏曲起手指在蔺晨头上轻弹了一下,从桌案后缓步走出绕到蔺晨面前,俯身亲了亲他的鼻尖:“若是你能做到接下来的时间里,无论发生何事都不摘下发带,我便将自己送你可好。”

    “很好。”蔺晨笑了笑,站起来张开双手:“那么,长苏现在是要为我宽衣吗。”

    “自然。”梅长苏一勾唇角,拉住蔺晨的手走到内室,内室里好几个火盆噼里啪啦的烧着炭火,他先是将自己褪的只余亵衣,才伸手去扯蔺晨的腰带。

——————————————

吃肉看我:http://ww4.sinaimg.cn/bmiddle/d2db00d8gw1ey61y1w0plj20c8364ney.jpg

    “长苏,虽然礼物跑不了,我还是好奇,你打算送我什么,还有……你是怎么阻止别人给我送礼的。”

    梅长苏轻笑一声:“蔺少阁主可别冤枉我,礼可不是我不让送的。方才你进门时我拿的就是你的礼单,不过,甄平黎纲他们说你这么久了还不让我回一次江左盟,就派人把你的礼全截了,说是要礼,自己去取。”

   “这群小没良心的!”蔺晨磨了磨牙:“也不看看是谁把他们宗主救回来的。”

     梅长苏伸手回抱住蔺晨:“哦,你不想去算了,本来打算一起去实现当初在金陵的约定,蔺少阁主吃喝玩乐确实有一手,当初那个提议我很心动,你不想去我带飞流就够了。”

    “哎哎哎别!我认输我认输。”蔺晨双手撑床微微起身侧脸亲啄了一下梅长苏的嘴角,笑得开怀:“长苏啊,别以为这样我就忘了你还没提你的礼物呢,刚刚该不会是在框我。”

    梅长苏有些不顾形象的翻了翻白眼,抬头一口啃在蔺晨锁骨上,伸出舌尖舔了舔:“急什么,你自己说的礼物可跑不了,明日出发,到廊州不就知道了。”

    蔺晨眼神一暗,埋在梅长苏体内的欲望渐渐苏醒,他推开梅长苏的脑袋,对着唇吻了下去,一吻结束后眼神暗沉沉的看着梅长苏,笑得不怀好意:“确实不急,明日你怕是走不了了,三天后吧。”

  “你大爷!”

—————————————— 

别问我礼物是啥我也不知道……浪狠了肾亏所以烂尾了,我的锅_(:з」∠)_

评论(22)
热度(127)
  1. Huvafen-童话终成史诗:-Dan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再回首 看梅花不谢
    故人未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