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未辞

请做我无双披靡,盖世英雄。

【百日蔺苏】【11/28 Day 4】眼前人是心上人

百日第一颗糖,有肉汤。断了连刀就和乱了队形一样又爽又纠结。

保证不含玻璃渣,请放心食用XD

————————————————————

蔺晨已经三个月没和梅长苏好好的交流了。

……自他们从东瀛带回飞流之后。

他刚看清自己的心思,还没来得及告个白占个便宜,所有行动都给飞流打乱了。

刚带飞流回来的时候,这个小崽子敏感的很,每时每刻黏着梅长苏,除了他,谁也不让碰,就连蔺晨都只能靠近一点,可梅长苏就是乐意疼着宠着他。

于是蔺晨看着每日躺在梅长苏腿上被梅长苏顺毛的飞流,恨的牙痒痒。

一边恨这小没良心的居然敢蹭长苏怀里,我都还没蹭过呢。

一边恨这小没良心的,到底谁把人捡回来的怎么就只喜欢梅长苏呢。

可每次他一要说点什么,两双黑黝黝的眼睛一起看过来,蔺晨只好捂着脸败退。

好……好萌啊……

其实梅长苏也未尝不知蔺晨的心思,照顾飞流即使再忙,也不会忙的说不上话。躲着蔺晨一是觉得自己不是久寿之人,何必拖累这个无牵无挂的少阁主,可若那人当真开口,他自认是……无法拒绝。

二是因为……看蔺晨有话说不出有苦难言憋着一口气还要宠着人的样子,特好玩儿。

以至于后来蔺晨知道原因后气的三天没让梅长苏下床。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知梅长苏莫过蔺晨,这般通透的少阁主自然知晓此刻梅长苏在躲他。

罢了,他既不愿说破,我又何必给他徒增烦恼。

在二人的心照不宣之下,日子就像往常那般过了,梅长苏的江左盟越来越强势,飞流也开始能离开梅长苏和他人接触了。

可若情之一字这般让人无动于衷,便也算不得情了。

那日蔺晨至山下办完事回来已是午夜,他本打算去梅长苏门外看看便去休息,踏进院子就见窗口映着明明灭灭的烛光,一皱眉推门而入。

梅长苏正端坐在案前处理江左事宜,暖黄烛光的映着他的脸,倒也多了几分人气。听见推门声也是头也不抬,只是随手将案上一杯尚且温热的姜茶推了出去。

“回来了?喝了祛祛寒。”

蔺晨站在门口的火炉旁烤去一身寒气,调笑道:“长苏这是在等我?怎么,想我想的睡不着?”

梅长苏淡然的提笔落下几个字,才抬头对着蔺晨笑道:“看破不说破,蔺少阁主不懂吗。”话音一落就有些懊恼的闭上嘴。

蔺晨顿了顿,不可置信的掏了掏耳朵:“什么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

梅长苏看了蔺晨一眼,心中一时竟有些解脱之意,只得垂眸不语。

蔺晨此刻心中一片乱麻也顾不得耍宝,走过去端起姜茶一饮而尽,一撩下摆斜倚在梅长苏身侧,动作吊儿郎当的眼神却是认真,直直的盯着梅长苏,明明一肚子的话想说,但忆起梅长苏方才说的看破不说破,倒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梅长苏在蔺晨的目光下状似毫不在意的处理公文,一手却将下摆攥的死紧,不停的摩挲着。最后干脆一把丢开手上的折子,转头和蔺晨对视。

都说灯下看美人,越看越迷人。

蔺晨觉得,这话一点都没说错。

他像被蛊惑了一样,一点一点的靠近梅长苏,一个轻柔的吻像羽毛一样落在梅长苏的眼睛上。

梅长苏竟也没躲,反倒顺从的闭上眼。

蔺晨的吻一点点向下,从眼睑,到脸颊,到鼻梁,再到嘴唇。

蔺晨终于不再试探,往前一扑抱住梅长苏将人压倒在地激烈的吻上去,牙齿啃噬着他的嘴唇,再将舌头探入梅长苏口中勾住他的软舌缠绵,梅长苏喘息几声,推开蔺晨:“你就不能轻些?飞流在里屋睡觉。”

蔺晨眼神一暗,起身随手拿过挂在一旁的大氅盖在梅长苏身上然后将人一把打横抱起向自己庭院走去,梅长苏惊了一下而后笑吟吟的紧了紧身上的大氅,搂住蔺晨颈脖。

尽管全身血液都沸腾的叫嚣着吻他,要他,可蔺晨走向自己房间的步子却是不紧不慢,他觉得,只要怀里抱着这个人,走一辈子又何妨。

“蔺晨,我很重吗?”

蔺晨抱着梅长苏,只觉得手中触感硌得慌:“瘦的只剩下骨头了,你该在胖些。”

“既然我不重,你走这么慢做什么?”

蔺晨低头亲了下梅长苏带疤的眼角:“走慢些让你想清楚,等走到了再反悔,可就来不及了。”

梅长苏闻言作势要往下跳:“行行行我反悔了,你赶紧让我回去。”

蔺晨揽着人的手一紧将人带了回来,直接运起了轻功:“你大爷的,抱到手的美人儿哪儿还能有跑了的道理?我就说说你也信,美得你。”

梅长苏被这人的不要脸惊的呆了一下,蔺晨却早已走到房门口,抬脚一踹将门踹开。房间一片漆黑,蔺晨却跟看得到似得径直将人抱到床铺。刚一转身就被梅长苏拽住衣角:“不许点灯。”

蔺晨暗搓搓给自己的夜视能力点了个赞,然后一脸嫌弃的将手拂开:“大爷,给你烧俩火盆子行吗,抱着你跟抱着冰似的。”

梅长苏扔掉大氅扯过一旁的被子盖在身上:“我让你抱了没,我还没嫌弃你没飞流暖和呢。”

蔺晨挑着碳不说话,等到火盆将房间的温度升高,他才脱下鞋坐在床上,俯身揽住梅长苏,伸出舌尖在他耳垂上扫了扫,梅长苏身体抖了抖耳根迅速红了,蔺晨笑得不怀好意,压低声音在梅长苏耳边道:“没飞流暖和又怎么样,能让你热起来就好了。”

梅长苏脸一红,掐了下蔺晨腰间的软肉:“你怎么就这么没个正经?”

蔺晨佯装很疼的样子嘶了一声,梅长苏心知这人是在做戏还是没忍心掐下去,蔺晨将唇移到梅长苏鼻尖轻轻咬了一口,笑得见牙不见眼:“心疼啦?你可不就喜欢我没个正经吗。”

“蔺少阁主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苏某何时说过喜欢你这话,蔺少阁主还请不要污蔑在下。”

肉:http://ww2.sinaimg.cn/bmiddle/d2db00d8gw1eyftd8naclj20c82f67ko.jpg

梅长苏耳根一红,面上却是一片嫌弃:“你大爷,小孩子的醋都吃,丢不丢人。”

蔺晨勾起一丝梅长苏的头发在指尖把玩,委屈道:“你可是为了这个小孩子好几个月没理我,这小没良心的,也不看看谁把他捡回来了,怎么就粘着你呢。”

梅长苏嗤笑一声,眯着眼睛含糊道:“我们的蔺少阁主这到底是在吃谁的醋呢,飞流的还是我的,闻着怎么这么酸。”

蔺晨见怀中人疲惫的样子,也不再多言,心中默念了一句一家子小没良心的,低头吻了吻梅长苏额头:“睡吧,我带你清理一下。”

梅长苏恩了一声,在蔺晨怀中沉沉睡去。最后想着的,是幸好,未曾错过。

幸好,未曾错过。

—————————END——————————— 

 其实我一向不喜欢写北境之前的短篇的,只要结局没变,不管多甜都是刀,所以文里有一句“后来知道原因的蔺晨气得三天没让梅长苏下床”还请自动代入北境之后,要甜咱们甜到底【。

评论(27)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