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e

【蔺苏】损

流水账大纲文ooc慎入。送给我家cp薄荷,秀起来! @时光遣散了故人 

————————————————

总有人说相爱容易相处难,这话放在蔺晨和梅长苏身上却不合适。

许是投缘,这两人刚开始相处时便是……恩,和谐。

在梅长苏还是个毛团子时,蔺晨每日练完剑都在路上顺手折一根狗尾巴草,逗狗似的在他面前晃荡。

起初梅长苏还会因为他是恩人之子有所顾忌,后来惹急了便是想也不想的一脚踹过去。

蔺少阁主轻功卓绝,口中一个劲嚷嚷着你个小没良心的却是一直躲不开这一脚。老阁主和宴大夫在一旁吹胡子瞪眼的说他打扰病人休息,见着梅长苏那样却又觉着安慰。

还会动气,还有情绪,还是个人。

要说他们不鸡飞狗跳的相处倒也有。有时梅长苏会裹着厚厚的披风跑到崖边看蔺晨舞剑,风带起衣袂飞舞,那人身若惊鸿莺穿柳,剑似追魂不离人。此情此景端的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蔺晨收剑转身时便笑:“哎哎哎,我说你可别在这站着了,乍一看我还以为一坨那么大的蒲公英,毛都吹的向一边飘了居然还不散。”

得,又是一脚。

如此这般,以至于梅长苏能开口说话时脱口而出的就是一句你大爷。

蔺晨一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老阁主白了眼赶出门,他拿着折扇在门口来回踱步,最后扇骨一指房门,扯了扯嘴角憋出一句你大爷的转身便走,走了两步不过瘾似得停住冷哼一声,你个小没良心的。

变成正常人的第一天,梅长苏心中那点愤懑幽怨之情还没来得及在心中扩散折磨他一番便生生给人气没了。

气乐了。

再后来,两人损着损着这革命友谊就不由得升华了一下,谁也说不清自个儿心中什么时候就多了这么点小心思。

梅长苏想啊,蔺晨虽然胖了点,损了点,不正经了点,好歹还是有不少美人趋之若鹜的,他能有更好的日子,自己何必拖累他一生。

蔺晨想啊,梅长苏虽然不听话了点,身体差了点,命短了点……哦没有但是了,这样的病秧子自己不收谁收啊,可不能祸害了别人。

抱着这样的心思,梅长苏一个劲儿绕着蔺晨走,蔺晨一个劲儿往梅长苏面前凑,梅长苏绕到东瀛,蔺晨跟到东瀛,措手不及的又捡了个小没良心的回去。

这小没良心的心智不全,整天整日粘着梅长苏,除了他也就蔺晨可以靠近些。梅长苏也乐意宠他哪儿都带着他,可这教飞流武功的事,他却是做不了。

得了。梅长苏心中叹息,躲不开了。

蔺晨嘴上说着飞流这个小没良心的,早知道就不救了,心中却是乐呵。

长苏对他并非无情,如今机会有了,还怕他抓不住?

事实却是和蔺晨想的相差不多,感情这事儿便是梅长苏这般经历过大风大浪心智坚定之人也无法控制——心上人天天搁眼前晃悠,明里暗里表白,谁忍的住?

这日蔺晨像往常一样练完剑折了几枝梅花带回来,还没等他将花插在花瓶中梅长苏却一反常态的接了过去,轻嗅几下便笑:“蔺晨,如今你倒是知道投其所好了,怎的不是狗尾巴草?”

蔺晨:“……”

“长苏你听我解释……”

“哦,你说。”梅长苏一挑眉,脸上明晃晃的写着几个字。

编,你再编。

蔺晨给这人的表情噎了下,硬着头皮解释:“这狗尾巴草……额,对了!”折扇啪的往掌心一敲:“长苏啊你是不知道,山下有流传过狗尾巴草的传说,听闻这玩意儿的花语是……坚忍的爱。”

“哦,你喜欢风都吹不散的蒲公英?”

“……”

蔺晨被梅长苏这幅秋后算账的样子憋了半天,最后一撩衣袍坐在梅长苏身边,折扇杵在案上将脸凑过去笑:“嘿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就是在逗你怎么了,人我给救回来了你还不许我逗一逗,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你懂不懂?”

梅长苏一愣:“你这是耍无赖了?”

“我今儿个就耍无赖了,你当如何。”

话虽这么说,蔺晨却是紧张的手心都有些冒汗。梅长苏抿唇皱眉的看着人许久也不答话,蔺晨握着折扇的手越收越紧,刚要转移话题梅长苏却笑开了。

“还能如何,认栽咯。”

评论(2)
热度(90)